500彩票

                                                                        来源:500彩票
                                                                        发稿时间:2020-08-13 01:42:23

                                                                        阿克曼和西班牙政治学家胡安·林茨也有过类似的分析。阿克曼认为,美国的宪法传统将所有制度以不同的方式追溯至人民主权,而且并不承认任何一个特定的分支有充当人民唯一全权代言人的资格。总统和国会作为两个都经过全民选举产生的分支,都有资格主张自己比对方更能代表人民,更有资格以“人民的名义”说话,从而发生对峙。林茨认为,美国的总统制比议会制更容易导致危机。在议会制下,议会多数党组阁,内阁总理同时是议会多数党的领袖,议行合一保证了只有一个党在台上执政。美式总统制则不然,总统和国会权力分立,都经过选举产生,这就完全可能出现一种情况:一个党拿下国会,另一个党入主白宫,甚至国会参众两院也可能分别掌握在不同的党手里。由于两党都能掌握一部分国家机器,就会倾向于利用手中的国家机器相互攻击。眼下,美国就正在经历这样的分裂——共和党控制了白宫和参议院,民主党则是众议院多数党。

                                                                        然而,“二战”之后在一系列事件的冲击下,新政联盟生出裂隙,逐渐瓦解。经过几十年的重组,今天的民主党,已经变成了一个“社会群体的联盟”(a social group coalition),喜欢出台针对特定社会群体(如少数族裔、LGBT、女性)的优惠政策,以修正各种形式的歧视和不平等。而共和党则更像是一场“意识形态运动”(an ideological movement),喜欢诉诸自由放任、反对大政府等统一的、抽象的意识形态,其选民基础更同质化——白人、男性、基督徒、中老年人的比例要高很多。但无论如何,短期内,两党都很难建立起对另一方的压倒性优势,任何一党都无法长期主导政治议程,美国政治的极化预计仍将持续下去。

                                                                        兰德公司资深研究员蒂莫西·西斯认为,在两党极化如此严重的背景下,遏制中国却成为两党的共识。尽管民主党人可能不赞同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的某些具体策略,但他们支持特朗普对华的基本态度。例如,2018年度的《国防授权法案》就得到了两党的广泛支持,该法案包含大量遏制中国间谍、军事活动的条款。中国人民早已认清蓬佩奥之流所标榜的虚伪“良心”的真面目。中国坚定不移地走好自己的路,集中力量办好自己的事,就是对那些阻挠中国发展壮大者的最有力回应

                                                                        自从杜鲁门把美国带入朝鲜的“警察行动”以后,总统已经得到了未经国会同意而将这个国家再次带入战争的权力。同时,白宫总是将战争隐喻扩展到其他事务上——反贫穷战争、反犯罪战争、反毒品战争和反恐战争等。这些隐喻让总统延续了作为军事统帅的神秘性,得以在紧急状态时主张单边行动的权力。经过一连串缺乏反思的战争隐喻,总统已经从国会那里赢得了概括性的法律权力,宣布紧急状态并采取单边行动应对各种危机。总统们积极运用这些权力,反复签发总统令,以探索总统法定权力的模糊边界。长年的实践积累了大量先例,为总统紧急权力的常规化提供了基础。

                                                                        最新民调显示,大多数美国选民认为即便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拜登击败特朗普入主白宫,他也很可能因为健康原因无法完成4年总统任期。

                                                                        事实上,疫情暴发之初,曾经有人期待,这场公共健康危机或许可以像“二战”那样,弥合美国国内的政治分裂。纽约大学心理学家乔纳森·海特在接受《大西洋月刊》专访时说,一开始,他以为疫情有希望成为“重置键”(reset button),使美国走出下行的轨道。然而,形势的发展很快摧毁了这种期待。

                                                                        人民幸福生活是最大的人权。在中国共产党的带领下,中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从40多年前的不到200美元增长到如今1万多美元,8亿多人彻底摆脱了贫困。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过程中,中国坚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尽一切可能维护人民的生命权和健康权。在新疆,中国坚定不移打击暴恐势力、分裂势力、宗教极端势力,努力推动新疆发展、增进民族团结、维护社会稳定。在香港,中国依法打击极少数危害国家安全的违法犯罪行为和活动,恰恰有利于保障香港绝大多数居民的安全和依法享有的各项权利和自由,维护香港繁荣稳定。中国已批准或加入26项国际人权文书。在真相面前,美国一些政客用谎言抹黑中国人权状况的任何企图都注定是徒劳的。

                                                                        碎片化的基础政治结构+极化的两党,导致美国很难组织起全国一盘棋的抗疫行动。正因为如此,政治学家西奥多·洛维认为,最适合美国政治结构的政党制度,不是两党制,而是某种“修正版本的一党制”——一个党强,一个党弱,但弱势党仍然有希望重新成为多数党。

                                                                        我们今天看到的美国两党极化和对峙的局面,其实是20世纪三四十年代民主党打造的强大的“新政联盟”(New Deal coalition)瓦解的产物。小罗斯福领导美国度过了大萧条、打赢了“二战”。这一切的政治基础,是他在四届总统任内,打造并维持了一个强大的新政联盟,它汇集了五花八门,甚至在某些方面存在利益冲突的社会群体,比如南部的白人种族主义者和黑人等少数族群、农村的清教徒和城市的天主教徒、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和传统的保守主义者,以及工人、小农场主等群体。

                                                                        必须指出,美国一些政客一味奉行双重标准,动辄把“人权”作为打压他国的政治工具,已完全背弃人权宗旨。国际危机研究组织总裁罗布·马利直言,美方“在促进人权方面言行不一”,“人权似乎纯粹被其当作交易货币”。美利坚大学人权史学家萨拉·斯奈德对美国一些政客在人权问题上毫无国际信誉深感失望,批评他们“拒绝接受美国需要切实履行人权义务并遵守国际协议的主张”。